记德国文化暑期研修班那些小事

    2017-09-12 17:02:37 作者:动物科技学院 马科专业2016级 姜玉溪 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数:0

1.慕尼黑的空气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冷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到德国了,走出飞机舱门进入走道的一瞬间,我感到一股强烈的寒意袭来,侵蚀着没有被防护的小腿。我打了个寒颤,迅速从二十几个小时缺眠的困倦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眼前是有些陌生的文字,我盯着一条标语看了很久,脑中才模模糊糊的反应出它由德语转换成中文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"你好,德意志……"我在心里轻轻默念。两年前,我怀着兴奋与激动来到莱茵河畔的法兰克福,踏上了这个工业巨国的土地,如今,心里更多的是怀念与感慨,好像遇到的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。那些文字,那些景象,那些售货机里商品的价格和样式……好像什么都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 取下行李,走出机场。八月的德国俨然进入秋天,空气凉爽且清晰。几个穿着冲锋衣的德国人从我们身边经过,好奇的看着我们这个身着夏装的集体。

        接机的大巴就在不远处,匆匆上车,温暖与疲倦携着睡意轻轻袭来……
 

2.爬山虎栖息在古老的石墙上,遥望着安静的小城拜罗伊特。

        一路是平稳的,车窗外云雨与晴天相互交替着。我和学长坐在一起,醒来以后安静的看向车窗外那不一样的世界,时不时低声交谈一下旁边驶过车辆身上德语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睡一路,聊一路,两个小时恍然而过。当大巴缓缓停下,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位于这座小城的中心——或者说,靠近市中心的拜罗伊特大学宿舍区啦。

        那似乎是很古老的建筑了,暗红色与墨蓝的石墙沉默而又专注的望着我们,翠绿的还未转换成秋季颜色的爬山虎安静地覆盖在它的身上,只露出窗户,好像是它的眼睛,又好像是流动的历史,好像在说“又要认识新的朋友啦!”;又好像在说“看我见得多了,因此对你们一点也不好奇。”那是周一的早晨,但却有异常的安静,好像没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在楼下分发宿舍的钥匙与床上用品,之后便各自匆匆上楼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 宿舍内很干净,是个拥有五间单人间的混合宿舍,我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中国的山水画与折扇。也许它们是礼物,跟着各自的主人来到这里,然后又被留在这里……或者和主人一起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 走廊的尽头是厨房,我的房间在它边上。插上钥匙,推开门。房间很干净,它的前主人可能刚离开不久,从没有任何灰尘的桌面可以猜测出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拆开行李箱,铺好床,把带来的书放上书架。匆匆且有秩序的收拾,然后有条不紊的离开房间再去报道。在整个进行过程中,宿舍区都是安静的、没有一点嘈杂的声响,好像并没有在意这里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报道手续办理完毕之后,正好是午餐时间,于是去Mensa吃了一顿午饭,之后的下午和老师一起熟悉了下这座小城,晚上看着依旧大亮的天,最后放下百叶窗,在床上昏昏睡去……这是来到拜罗伊特的第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“这座城市,大概是用宁静堆砌的,与周围的一切相得益彰。”

 


 

3.在德国

        报道后的第二天开始正式上课,先是清晨在报告厅内进行了一场与国内风格完全迥异的开学典礼:琴师坐在讲台一侧,手中悠扬地大小提琴发出和谐的音符,穿插交织在整个典礼;之后,Sommeruni的老师们集体登台,高举着手中印着自己名字的纸片,欢迎我们的到来。我跟着一位名为“Nina”的德国老师,她个子很高,皮肤略黑,头发金黄,梳着潮流的脏辫,其中有几根染成了蓝色和紫色。

        Nina带着我和其他的同学们来到二楼的教室,我看了看四周,令人惊异的是这里全是亚洲面孔。简单的自我介绍后,课程便正式开始。四个日本人,五个中国人,一位德语老师。"这次是华人集团的胜利了。"我用中文小声对同是国人的同学交谈,对方点头以示坚定的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国内,不同之中有相同,相同之中又有不同。周一至周五,早上九点开始上课,上三个小时,期间休息半小时,直到十二点半下课。国外的语言课授课模式与国内明显不同,让我受益匪浅。

"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紧张?学习语言可是一门让人放松的课程啊。"似乎是发现了亚洲人的个性,Nina老师在某一次Pausezeit前对我们如此说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一点半开始是交流课,由一个小胖但很可爱的捷克小哥来讲授,与上午不同,他的课总是很活跃的。这个喜欢独角兽与足球的德语专业在读捷克小哥,每次上课都能给我们带来别样的活动——让我们找出自己家乡的食物,用google搜索,描述它的味道,或者带着我们找出德国标志性的建筑,并把它贴在地图上……可以体会到每次授课他都做了充足的准备。
        "德语嘛……主要就是要说,说了才能练习,就像我,我英语不好,不还是在用它来解释些东西?所以呀,在课上就用德语大胆的说吧,犯错也是不要紧的。"这个乐天派的小哥用着和他德语完全不在一个级别的英语,坐在课桌上笑着对我们说。

 

 

4.班贝格的奇妙之旅

        转眼便是周末,学校安排了一次班贝格之行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很棒的晴天,虽然很晒,但阴凉处却极为凉爽。

        "Bamberg"班贝格——那是一座比拜罗伊特大了很多的城,与用宁静堆砌的小拜不同,创建它的人,一定是用热情和快乐浇筑了它的形状。即便是周六的清晨,这里也充斥了喧闹的声音——桥上商贩的声音,游人的声音,船只经过,岸上的人挥手吹哨的声音……据导游说,这里每年的游客,就有三百万。由于河流较多,这里还被当地居民戏称为"冒牌威尼斯"(德国威尼斯)。

        当地最高的建筑是班贝格大教堂(Dom),由于所有的同伴都报名参观宫殿去了,最后只能我独自一人去“探险”。因为时间关系,我一路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狂奔,穿过水果广场,一路往高处跑,好在最后一分钟及时赶到,顺便在空闲时间里和一个日本小姐姐用德语聊了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 教堂的导游是当地人,口音带着一股巴伐利亚腔。说实话,他讲的东西我几乎都无法听懂,不仅因为涉及到大量历史和宗教,更因为和北地德语迥异的音调。我只好四处打量,观看这座古老的建筑。由于两年前在科隆的雨天里看过一次科隆大教堂,因此这次的教堂之旅并未让我感到更加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 参观结束后是我的Freizeit(自由时间),由于并未报名参观宫殿,所以在剩余时间我便和老师,还有另一个香港同学一起在这座“喧闹”的城里闲逛。有趣的是,在一家纪念品店里,我淘到了一张老照片,走出门,赫然发现它的原型就在店门外,兴奋之余便顺手照了一张。
 

 

        之后,我们又去品尝了班贝格最有名的的烟熏啤酒。啤酒屋里,他们打开了蓝牙音响,放着德语里的high歌,与我们手挽着手开始跳舞。酒吧很吵,我们用酒杯敲着酒桌,大声的交换着彼此的名字,然而遗憾的是,等到我开始写这篇游记时,我已经把它们给忘记了,也许他们也是,但这也没有什么关系,毕竟,我们为彼此留下过一段回忆,或深或浅……这就足够了。
 

 

5.柏林、纽伦堡、慕尼黑与雷根斯堡,柏林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一张免费的博物馆门票,雷根斯堡给我的礼物是雨
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还有一件极巧且极幸运的事,那就是我和我一位同龄的朋友的生日都在德国度过。8月19日,她的生日是我们到柏林后的第二天。清晨,我抱着她,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"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"(德语:生日快乐),她是我的小仙女。

        等到其他人反应过来那天是她的生日时,那已经是下午了。德意志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收取我们的学生证时,发现了她的生日刚好在那天,于是便免去了她的门票,并向她祝福。我忘不了她那时的开心,那时的她单纯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在结束了在柏林购物商场的扫荡后,我们在汇合点集合。不远处有一家移动酒馆。我为她点了一杯Dunke Bier(黑啤),她为我点了一杯Weisser Bier(白啤)以示回敬。我和她肩靠着肩,在柏林的亚历山大广场上喝着啤酒。柏林晚上的九点,天色也还只是微微昏暗,我们看着街道上电车一辆辆驶过,看着人群来来往往。酒杯见底,我们也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柏林的第三天,我们去了柏林大教堂,她背对我面向教堂的那一刻,我忍不住把她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她那天真美。
 

         对于纽伦堡和慕尼黑的印象,就不是那么深刻了。纽伦堡……二战时期远在他乡的德军心中神圣的殿堂,在德国最终战败的那一天被炸的体无完肤。战争结束很久以后,德国人用废弃的砖石,搭建了一个城堡,那是为失败的第三帝国留下的纪念馆,他们想为后人留下历史的教训。走出纪念馆,我不由开始沉思……德意志,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呢?

        就在我们去纽伦堡的当天,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了我们的小拜城,让这座平时默默无声的小城,爆发出了惊人的活力。可惜由于当时还在回去的路上,我并没能见到她。等我们回去,她早都离开了。幸运的是,留在小拜的一位我们的同伴,和默克尔握了手,这让他兴高采烈了好久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个周周末,我们乘坐德铁去了慕尼黑。这时的行程已经接近尾声,我们在慕尼黑吃到了德国最正宗的猪肘子,去了宝马汽车世界和宝马汽车博物馆。汽车世界的大部分车都是对游人开放的,我坐在某辆宝马的小敞篷车里,也算是小小的体验了一把坐宝马的感觉。可惜没有国际驾照,不然是可以在试开区里跑跑车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从慕尼黑返程的那天,我们留了半天在雷根斯堡。那是星期天,在德国,除了酒吧和餐厅,其它商店都不得在周日开店。因此内心还是蛮无聊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某家书店的橱窗内看到了《小王子》的纪念版钢笔,想起了心中某个人的喜好,只可惜不开门的商店和它的价格都使我望而却步,最终只能失望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参观教堂,然后沿着多瑙河的岸边开始闲逛。蓝色多瑙河,链接了河与海的它,散发出一股咸咸的,混着好闻的海草的味道,那一刻,我仿佛是回到了我位于青岛海边的家——那是我每天打开向南的窗子,就能顺着海风闻到的味道啊。我的眼眶有些湿润,走了一路,又有些不舍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 归去的路,天开始阴沉了下来,我们的行李寄存在火车站,没几个人随身带着伞,我们觉得不妙,便匆匆往火车站赶去。伴着簌簌落下的雨点,我们一起在雨中狂奔,旁边同样没带伞的德国人开始大笑,呼吸声、笑声、雨声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在雨中急行,我们在雨中奔跑,我们在雨中走走停停……那雨像是一场洗礼,由外到内。我似乎觉得内心有一块地方被打开了,仿佛一个素未谋面但又相识已久的老友悄悄扣响了它。

        我抬头看了看天,蜷曲的灰黑色阴影笼罩在穹顶上空,雨水尽情的泼下淋到我身上。我突然笑了,生日前夕,这是雷根斯堡送我的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 雨越来越大,甚至开始夹杂着冰雹。

        在跑向下一处避雨处时,小仙女不小心滑了一跤,她重重的跪在坚硬的地上,膝盖瞬间磕紫了一块。我突然有些心疼,想去做点什么,却又被打断。她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,走到我这边,对我身旁有伞的男生讲,"我们团里,玉溪(我)是最小的,等下雨小点,你就带着她先走。"

        我那时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,我有些倔的说不用,我想让她先走,却被她瞪了回去,那是她唯一一次对我展示出那样的眼神。我看着她,用受伤的腿,在雨里奔跑,有一个瞬间,我扔掉了我手中的雨伞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雨渐渐开始减小,等我们回到火车站,雨已经停了,而我们的火车也因为雨天而晚点。很快,太阳出来了,她拉着我到阳光下,好晒干身上的水。我看着她因雨水与阳光而柔和的侧脸,久久的凝望着。那一刻,我没有拍下来,但我把它印在了心底,与雷根斯堡送我的礼物一起。

6.尾声——但那不是结局

        28天的旅程马上就要结束了,小仙女总是说要回中国吃中国的食物,她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。但我知道,她的内心一定是极为不舍的。28天,我们对一个城的印象由陌生到熟悉。我们知道了离学校很近的超市Rewe,我们知道了如何穿过皇后花园和瓦格纳纪念馆去市中心,知道了最好吃的pizza店,知道了做个跟麻辣烫一样的"中国城酒楼"火锅,知道了这里能酿出最好喝的,混着一股蜂蜜味的黑啤的酒馆……

        毕业典礼上,香槟杯觥筹交错,班里的同学邀请我一起合照,我们用德语,用英语,用相互不熟悉的语言道别,最后我们互相留下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 但离别总是伤感的。在最后聚在一起的时间里,所有人都在拍照,不管认识不认识,不管熟悉不熟悉,到了最后,都在用力把五湖四海的人们通过这种方式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"Sommeruni !"

        欢呼结束,人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但相信我,这不是结束,等到来年夏天,又是一群人,他们一定又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新的开始。
 

——end——

        后记:对我来讲,这是我第二次德国之行,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。我计划在本科期间出国,去往柏林自由大学继续进行本科学习,继续马科专业的学习。可能这是个艰苦的过程,就像是雷根斯堡的那场大暴雨。期间会有痛,会有感动,但不管怎样,最后阳光出来,我相信那将是彩虹。那么,加油吧!Für meine Täumen

       

 


 



 

地址:山东省 青岛市 城阳区 长城路700号 | 邮政编码:266109 |电话:0532-86080222
鲁ICP备13028537号-5 鲁公网安备 37021402000104号 青岛市互联网违法信息举报中心